Chinese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in Africa


体验刺激:非洲人与大蛇斗智斗勇


 在非洲大陆生活的日子里,笔者不仅领略了壮阔雄美的野外风光,还亲身体验了大自然的神奇与不可预知性。在众多“刺激”的事情当中,与非洲大蛇———岩蚺斗智斗勇是我最难忘的经历。

刚到尼日利亚时读到一篇文章,说不要轻信大蛇是1的动物。类似好莱坞大片《狂蟒之灾》的情节,是在刻意制造紧张。文章还说,大蛇只有3种特性:觅食吃饱、防范被吃以及寻找配偶传宗接代。它们根本没有攻击人的习惯。一个当地朋友也告诉笔者,大蛇通常很温顺,一些非洲人甚至驯服大蛇来照看孩子。

    对于这些说法,我逐渐接受下来,但不久之后的事却让我彻底改变了看法。在一次工作会议上,尼方人员重点介绍了在热带丛林工作时可能遇到的危险。有人拿出几张照片,大家凑过去看,但很快就散开,脸上纷纷显出恐惧的表情。照片上是一个类似麻袋的东西被剖开,里面有个人蜷缩着。尼方人员解释说,那个“麻袋”是一条巨蟒的肚子,而躺在里面的是被它活活吞下的工人!这件事就发生在我工作的区域附近。

    “啊!”我不由直冒冷汗,但为了工作,必须克服恐惧心理,不能让当地人把咱看扁了。冷静下来后,我熟读了防蛇要领,出发前又带上急救包,捆好袖口、裤腿,手拿木棍钻进了大林子里。西非的热带雨林此时变得特别恐怖,原本喜欢满眼绿色的我战战兢兢,每走一步都十分小心,用木棍敲打着四周,总觉得大蛇正躲在树后,瞪着绿幽幽的眼睛看我。这样径直走了七八公里,倒是没发现什么异样。同行的尼方人员告诉我,这一代已被勘探开发过,林子里也住进不少伐木人,机械声早把猛兽赶走了,根本不会有什么非洲大蛇。“怎么不早说”,我把安全帽摘下来,擦了擦额上的汗。“您最好还是戴上帽子,即便没大蛇,小毒蛇还是很多的!”不用说,我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安全帽扣上了。

    豪猪挖洞,蟒蛇住

    这之后不久,我要调到苏丹的喀土穆工作。本以为这下安全了,结果被对方告知,全球分布的最大蛇类有4种:南美绿蟒、欧洲网蟒、东南亚缅蟒,最后一个也是最凶猛的北非岩蚺。而苏丹恰恰是岩蚺的乐土。到了喀土穆机场,笔者发现接待我们的苏丹人,脚上穿的皮鞋就是蟒蛇皮做的。这个细节让我更加担心起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了解到非洲人民与岩蚺世代斗争的故事。起初居住在山区的人们发现,自家牛羊总是莫名其妙地丢失,他们怀疑是临近部落偷的,但最后发现是被巨大的非洲岩蚺疯狂吃掉的。于是勇敢又有点“歇斯底里”的当地人开始捕蛇生活。在长期斗争中,他们发明了许多捕捉岩蚺的方法。笔者亲眼见过当地士兵的一套捉蛇本领。他们在半人高的草丛里首先寻找非洲豪猪。这些浑身带刺的家伙一出现,士兵马上散开寻找大蛇洞。果然,过不了多久一定会在附近掏出3米到7米不等的大蟒蛇来。原来在苏丹,大蟒蛇和豪猪生活在一起,豪猪喜欢掏洞,而蛇自己不会掏,干脆就霸占豪猪的洞穴,但它们彼此又奈何不了,只好蛇猪共生。谁想到“黄雀在后”,还是人类把这些把戏识破,最终猪蛇一起被捉。

    跟随专业捕蛇队出击

    非洲还有专业的捕蛇队。他们常常五六人一伙,找到蛇洞后马上分工。爬进蛇洞里的那个人要在手臂上缠上厚厚的兽皮和绷带,再有三四个人拖住这个人,目的是出现不测时及时拉人出洞。

    一次机缘巧合,笔者也参与了捕蛇队的行动。刚开始,钻进蛇洞的人打着小火把,发现蟒蛇后,先把缠有兽皮的手臂故意伸向前方。蟒蛇看见手臂后发动突然攻击。在咬住手臂上兽皮的瞬间,进洞的这个人马上死死按住蛇的七寸。此时,蛇洞外边的人一起使劲,连人带蛇拖出洞口。因为兽皮很厚,所以人的手臂不会被咬伤。在大家的努力之下,大蛇终于被制服。然后,这些人扛着大蛇去了附近的市场,让屠夫把蛇皮剥下,再卖给制鞋的贩子。有这么多的捕蛇人,还有这么多的制鞋者,难怪我在当地看到不少脚蹬蟒蛇皮鞋的人。从捕蛇到制鞋,整个过程说得简单轻松,但在那些蟒蛇皮鞋背后,不知有多少人受伤,又有多少蛇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