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in Africa


走不出的非洲


      丹麦女作家凯伦·布里克森曾在她的那本《走出非洲》里写道:“你回忆在东非高地上的短暂逗留,你会吃惊,竟然有在空中生活了一段时间的感觉……在这么高的地方,呼吸顺畅,心情平静、轻松。在高地上,你早上醒来之后会想:我在这儿,这才是我应该在的地方。”

      《是非洲》:“每天黄昏时,我最喜欢站在二楼办公室的窗前远望那些脚步匆匆、走路回家的内罗毕人。在我看来,这样的一幅画面比马赛马拉的角马和狮子更让我激动,更能让我感受非洲大陆的活力。”

      ---------------------------------------------------------------------

      非洲是很多人的向往和迷思:动物天堂”“野性自然又穷又乱蚊虫肆虐”“武装政变频发……没到过非洲的人,总有无限的猜测。桂涛曾被派驻新华社非洲总分社,在非洲工作、生活两年时间,他看到这样的非洲:

      微笑吧,因为你在肯尼亚。

      一个曾在肯尼亚工作两年的同事得知我将去非洲,顿时激动起来:“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她就像河南,名声不好,但了解之后你就会爱上她!”

      (丢失的行李失而复得后)司机好几次得意地向我重复他笃信的、也已经被证实的“在肯尼亚丢东西很快就能找到”的真理。“在中国不是吗?”他突然问我。我只能敷衍地回答他,因为我已经开始回忆我在南京被偷的两辆自行车和在北京再也没有找回来的那只手机。“哪儿都有坏人,哪儿也都有好人。”司机好像会读心术。

      非洲是一片极其富庶的大陆,但我们的人民却极端贫困。——加纳开国总统恩格鲁玛

非洲的贫民窟里没有百万富翁。

肯尼亚一个纪念品市场上,因贫困辍学的孩子跟妈妈学缝布娃娃。

      内罗毕街头讨要零钱来购买校服的小学生西尔维娅。肯尼亚基础教育免费,但规定孩子必须自己购买英式校服,没有校服不许上课,许多穷人的孩子为了读书只能沿街讨要。校服约1500先令,她已凑够1000先令。

      基贝拉的小路上总能闻到扑鼻而来粪便、垃圾的臭味和刺鼻的烤木炭味。当地人告诉我,这就是基贝拉的味道。

      “拖延不碍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好。”——尼日利亚谚语

      在这里,粗线条的时间只有雨季和旱季之分,似乎完全不需要精确到分秒。在刚果的一种语言里,“明天”和“昨天”是同一个词,只能通过上下文判断是什么时候。而在东非的斯瓦希里语中,“一天”从早上七点开始——那才是非洲时间的“一点”。当你和一个要来接你的出租车司机约好“中午”见时,最好讲具体一点,因为他理解的“中午”有可能是晚上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