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in Africa


国际买家看上非洲艺术


  他刚同意买下肯尼亚画家约瑟夫·伯蒂尔斯(Joseph Bertiers)两幅色彩艳丽的图形画作。伯蒂尔斯作品的讽刺对象包括前拳王泰森(Mike Tyson)以及已故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Hugo Chávez)等世界名人。在他位于乡村的住宅兼画室里,鸡群正漫步于他创作的巨幅雕像基座周围。

  商人兼功夫高手的朱诺·李身穿整洁的浅灰蓝色夹克,梳着油光锃亮的背头,他是最新涌现的一波努力提升非洲艺术地位的国际买家。“非洲艺术如今越来越受到韩国及日本藏家的青睐——我希望看到东非艺术市场的繁荣,”李说,他如今来回穿梭于内罗毕(Nairobi)与首尔(Seoul)两地,并在首尔创建了自己的画廊Africafe。

  六年前,他在刚果民主共和国(DR Congo)首都金沙萨(Kinshasa)买下了第一幅画作,从而开始了自己非洲艺术收藏的生涯,当时的刚果正逐渐从旷日持久的毁灭性地区战争中恢复元气。他如今的藏画超过400幅。“韩国人对非洲有挺强的负面成见——我只想让国人了解非洲文化的正面形象,”他说。

  多年来,各路行家一直在苦苦寻觅有收藏价值的非洲艺术家,尤以西非、南部以及散居世界各地的非洲艺术家为甚。但有种种迹象表明:随着非洲经济不断发展,其艺术也渐渐成为继中国、印度以及其它新兴经济体传统艺术之后、新涌现的投资品类。

  近年来,非洲艺术作品受到了各路新买家的青睐,最高价位也串至六位数。在去年的第四届邦瀚斯(Bonhams)当代非洲艺术拍卖会上(该拍卖会每年举办一次),加纳知名雕塑家艾尔·安纳祖(El Anatsui)的一件作品就创记录地拍出了541250英镑的高价。他的挂毯用压平式瓶盖拼凑出的地球模样,取名为“新世界地图”(New World Map)。

  邦瀚斯下个月将举办第五届非洲艺术拍卖会,届时,去年成立的泰特非洲艺术收购委员会(The Tate’s African Art Acquisitions Committee)将在今夏为来自贝宁与苏丹的两位艺术家专门辟出展馆。朱诺·李也将把自己的藏品拿到首尔的拍卖会上,他寄希望非洲作品能吸引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Lee Kun-hee)等富豪藏家的关注目光,李健熙发起成立了三星Leeum艺术博物馆(Leeum, Samsung Museum of Art)。

  “近年来,国际艺术界对非洲艺术产生了深厚兴趣,认为其颇具投资价值;随着新兴艺术市场的兴起,新兴金融市场往往紧随其后而生,”Circle Art Agency艺术圈的菲奥纳·福克斯(Fiona Fox)说,她帮助成立了泰特非洲艺术收购委员会。Circle Art Agency位于肯尼亚,希望能在今年下半年举办该国历史上首届艺术拍卖会,集中了肯尼亚过去三十年创作的艺术作品,借以“大造声势”以及“规范”艺术作品价格。

  尼日利亚的艺术市场最为繁荣,那儿新开办了多家画廊,推介本地艺术家以及吸引远至中国的客户。在拉各斯(Lagos)以及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国内与跨国公司的墙上用非洲本地的艺术作品装点,而画廊与拍卖会也在挖空心思吸引国内外的各路买家。

  整个非洲大陆的艺术教育质量差强人意,本土画廊也屈指可数。有些艺术家讲述与这些画廊合作的痛苦经历——对方不是拖欠费用、就是赖账不付,以及自己没钱买绘画耗材的窘况。孩提时代,伯蒂尔斯遭到毒打、不给吃晚饭,原因是自己在学校想自创,而不是临摹黑板上的画作。

  于是伯蒂尔斯改了名,以期提升自己的国际知名度。相比他原来的姓氏姆巴蒂阿(Mbatia),伯蒂尔斯显得更为欧化。“这个名字显得国际化;我觉得如今这个名字有助于自己在这一行打拼,从而提高自己的关注度,”这位昔日的商业招牌书写者如是说,在自己的住宅兼工作室里,他穿着一件溅满颜料的裤子。

  慈善家及艺术拥趸罗伯特·德弗鲁(Robert Devereux)是富豪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昔日的商业合伙人、还是高档私人会馆苏荷馆(Soho House)前主席,他希望能帮助艺术家克服各种困难。上世纪80年代,他一下子喜欢上了非洲艺术,到目前为止已买进了400多幅作品,自己还是泰特非洲艺术收购委员会的共同主席。

  德弗鲁反对 “收藏”艺术的提法,因为这样显得光专注于拥有艺术品;也反对贴上“非洲艺术”的标签,因为这错误地简化了艺术,并认为艺术是投资资产的提法“令人厌恶”。

  “最终归根到底是作品的品级高低……毫无疑问,非洲拥有众多才华横溢的画家,他们没有真正出人投地的机会,原因是他们缺乏必要的经济基础、外部支持以及良好的教育——尽管西方艺术家对此觉得习以为常,但他们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就是为何三年前,德鲁弗卖掉了自己收藏的329幅战后英国绘画作品(包括了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en Freud)以及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的作品)、用所得400多万英镑建立非洲艺术信托基金之原因所在。他希望把自己的收藏捐赠给待建的肯尼亚当代艺术博物馆。

  另一盛事马上将于下月举行——伦敦将举办8位肯尼亚艺术家的慈善拍卖会,其中就有伯蒂尔斯的一件作品。德弗鲁说,该拍卖会的宗旨是营造“信心气氛”,拍卖所得以非洲艺术信托基金的名义,大力支持肯尼亚的艺术发展事业。对于伯蒂尔斯来说,拍卖会标志着根本性转变:“这是肯尼亚人开天辟地第一回——它具有标志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