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in Africa


中国技术,助力非洲农业现代化


在莫桑比克,来自湖北的水稻专家正在教当地人种水稻;在刚果(布),来自海南的木薯专家,正在传授优质高产品种的栽培技术;在吉布提,中国兽医师正在给牧民的奶牛治病。在中国援津巴布韦农业示范中心,各种大型农机应有尽有,中心主任于宪增摸着一台红色“大家伙”机器告诉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这是2015款最先进的大型播种机,在世界上也是最先进的。”

  “中国发展好了,非洲发展会更顺。”进入新的历史时期,中非农业合作正继续向纵深发展。

  尼日利亚——用中国种子使水稻产量提高近3倍

  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家,20世纪60年代被称为“非洲的粮仓”,棉花、花生、大豆等产量世界领先。但随着石油工业的兴起,农业逐渐被忽视,大片土地荒芜,农产品产量逐渐减少,大部分农村仍停留在广种薄收的锄耕农业时期。

  如今,尼政府每年要花费1/3以上的财政预算用于进口食品。尼农业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为满足基本食品需求,政府每年进口小麦、大米、糖、鱼类等基础农产品超过100亿美元,尼是全球大米进口最多的国家。报告指出,巨额的食品进口支出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不设法提高农业产量,尼有可能在10年之内面临严峻粮食危机。

  为帮助尼日利亚解决粮食问题,中尼两国政府于2003年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开展南南合作项目。中国先后向尼派遣524名农业专家,在作物栽培、农田水利、水产养殖、畜牧养殖、农产品加工、生物能源及养蜂等多个领域展开技术合作,其中许多项目受到尼国政府和联合国的高度重视和评价。

  2006年,中地海外建设集团公司在尼日利亚凯比州投资兴建面积2025公顷的农业技术示范农场,进行水稻、玉米、谷子、高粱品种研发和种子繁育,向当地农民推广中国的育秧移栽水稻栽培技术以及农作物机械化耕作技术。经过不懈努力,中地海外绿色农业西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非公司)于2012年成为尼农业部“种子增长计划”项目水稻、玉米常规种子及水稻原种供应商。

  2014年,西非公司为当地供应水稻原种600吨,超过50万户农户受益。为帮助农民脱贫致富、改善民生,公司的网箱养鱼和沼气池项目完成14个州项目点的现场示范和技术培训,数百名当地员工成为专业技术人员。上述两个项目的成功实施得到了西非农业生产力项目机构、各州农业厅官员和相关科研单位以及培训人员的一致好评,当地主流媒体纷纷报道并予以积极评价。尼联邦政府尼日尔州农业项目负责人贝罗—萨利胡表示,培育优良种子是农业发展的基础,中国公司生产的种子帮助农民大幅提高了收成。过去1公顷水稻产量只有1.5吨,而现在达到4吨。相信在中国农业公司的帮助下,尼将逐步改变依赖进口粮食的现状,实现粮食自给的目标。

 马达加斯加——靠杂交水稻结束进口大米历史

  

  马达加斯加农民正在杂交水稻田劳作。袁氏马达加斯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供图

  在马达加斯加安巴通德拉扎卡市阿拉法村,有个“杂交水稻王”,名字叫兰德尔。村民们都羡慕兰德尔一家住着红砖瓦房,开着自家拖拉机、旋耕耙在20多公顷的农地上愉快播种,收获幸福。

  兰德尔经常将拖拉机停在一间仅20平方米的茅草房前,那是4年前他全家7口人挤在一起的家。彼时,全家人靠务农和打零工糊口,由于农耕工具落后、效率低下,每年仅能种植1公顷多土地,辛苦劳作也只能维持最基本的温饱,顿顿白米饭完全是奢望。

  2010年,兰德尔成为湖南袁氏杂交水稻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援马达加斯加杂交水稻示范中心第一批接受培训的农民。起初,他对杂交水稻技术有些抵触,认为农作就是“靠天吃饭”,先进的技术没多大用处。接受袁氏国际的培训后,兰德尔观念有所转变,开始尝试种植杂交水稻。让他惊喜的是,一年后,他种植的1公顷杂交水稻收获稻谷7吨多,产量是常规稻的3倍。尝到甜头的他立刻成为杂交水稻的忠实“粉丝”,到2014年底,兰德尔种植杂交水稻已超过20公顷,成为村里公认的“杂交水稻王”。现在,兰德尔带着村里20余户农民种植杂交水稻,面积累计扩大到200多公顷。“杂交水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让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村民们兴奋地说。

  为落实中国政府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的援非承诺,袁氏国际2007年派团队进驻马达加斯加,并在当地注册袁氏马达加斯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袁氏马达)。袁氏马达已累计投资1100多万美元,长期租用土地1200公顷,建立50公顷的种子生产基地,培育出3个经马政府审定的杂交水稻品种,年产销售杂交水稻种子100吨,推广杂交水稻9000公顷,增产稻谷2.7万吨,建成年产6000吨的大米加工厂。

  杂交水稻的成功,不仅替代了马达加斯加的进口大米,还出口创汇,为实现马达加斯加粮食安全、增加农民收入做出了重要贡献。去年,马农业部向袁氏国际提出采购100吨杂交水稻种子的计划,世界银行提出将连续3年支持这一采购计划。

  马达加斯加农业司技术创新扶持处的拉拉·艾里祖一直跟随袁氏国际团队进行推广工作。他感叹说,“我喜欢中国人务实的工作作风,杂交水稻让我们看到了增产增收的希望,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我们正走在一条希望的道路上。”

 赞比亚——中国院士让百姓全年吃上蘑菇

  

  中国公司雇用的赞比亚员工正在采摘杏鲍菇。倪 涛摄

  “吉海农生产的蘑菇非常好,特别是杏鲍菇。它的营养价值跟肉一样,烤着吃,比牛肉还香。我家招待客人,有时做蘑菇汤,有时烤蘑菇,客人们都非常喜欢。”在赞比亚农业部的会议室内,农业部长盖文·鲁宾达兴奋地告诉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

  鲁宾达所说的“吉海农”是吉林省海外农业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投资2000多万美元建立的吉海农赞比亚公司。公司以吉林农业大学李玉院士的科研团队作为科技支撑,建成了赞比亚最大的食用菌工厂,主要生产平菇及杏鲍菇,日产量可达2—3吨。除供应赞比亚市场外,还出口至南非、坦桑尼亚、马拉维等周边国家。目前,研发人员正致力于培育适合非洲生长的双孢菇、猴头菇、草菇、木耳等食用菌。

  赞比亚有适合大规模发展食用菌的劳动力、土地、气候和资源。鲁宾达告诉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用工业化手段生产农业产品,这对赞比亚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方式。吉海农的食用菌项目对赞比亚未来发展高科技农业,起到了重要的激励作用,农业部会全力支持。”

  食用菌是赞比亚等非洲国家的传统美食,具有高蛋白质、高氨基酸、高维生素、低脂肪等特点。坦桑尼亚学者科托·梅什根尼将之称为“穷人的肉”。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一荤一素加一菇”合理膳食理念。对于以玉米为主、膳食结构单一的赞比亚等非洲国家普通百姓来说,帮助他们发展食用菌产业真是雪中送炭。

  吉海农雇用当地工人超过100人,他们都以在这里工作而自豪,即使下了班,也愿意穿着吉海农的工作服。“以前只能在雨季吃上蘑菇,吉海农来到赞比亚后,在旱季我们也能吃到新鲜蘑菇。更重要的是吃蘑菇让我们有了更强壮的身体,”21岁的包装车间工人马苏佩说,“工作让我赚钱养家的同时,还带给我成就感,不是每个赞比亚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我是幸运的!”

  吉海农在赞比亚的农业投资始终遵循循环农业的理念,公司董事长姚允武对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表示,食用菌产业作为培植业,可以利用种植业、养殖业生产后的副产品作为原材料,废弃的菌渣还可以作为肥料增加土壤肥力,也能作为养殖饲料使用。姚允武认为,在赞比亚普及循环农业是保护蓝天白云的需要,也是为当地农业注入全新发展动力、促其更加多元化发展的需要。

  车间里,工人们正在给蘑菇打包,包装盒上贴着赞比亚各大超市的标签。记者走访了卢萨卡一家名为穆藤德尔的综合性贸易市场。32岁的家庭主妇盖瑟琳说,“我丈夫不喜欢吃太多肉,他更喜欢吉海农的蘑菇。物美价廉,普通百姓能够消费得起。”

  41岁的恩库拉是负责货物运输的经理,他多次把吉海农生产的蘑菇运到南非、马拉维等国市场。他说,与肉制品相比,蘑菇是非转基因、无药物残留的健康食品,过去非洲人吃的多是野生蘑菇,现在有了工厂化生产的蘑菇,全年都可以买到。

  吉海农计划扩大现有蘑菇产量,将食用菌厂房扩建至7公顷,蘑菇日产量可逐步扩大至15吨。吉海农还向赞农业部提交了建立中赞农业产业合作区计划,具体操作方案正在洽谈当中。姚允武表示,赞比亚地处中南部非洲的中心位置,周边8个邻国目前均未形成有一定规模的食用菌产业。赞比亚有打造食用菌产业,占领中南部非洲甚至整个非洲的市场先机。

 贝宁——中国技术让棉农看到致富希望

  

  中国专家在贝宁的棉花试验田检查棉花生长情况。 中国援助贝宁棉花研究专家组供图

  贝宁、马里、乍得、布基纳法索被称为非洲“棉花四国”,棉花是这四个国家的主要经济作物之一。自2011年12月中国与棉花四国共同发布《在世贸组织框架下棉花领域合作联合新闻公报》以来,在中国提供的2000多万美元经济技术援助项下,中国派遣专家组到非洲考察,共同制订合作规划,促进四国棉花产业发展,2013年确定项目投入运行。

  在贝宁中部博尔古省首府帕拉库附近的奥巴哈牧场,棉花田辽阔展开,雪团似的棉花笑开了口。中国援助贝宁棉花研究专家组组长吴恩记向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表示,经过努力,他们在50公顷土地上开垦出的23公顷棉花田又丰收了,“12月10日,这茬棉花就该收了,今年1公顷收成能到3吨左右,远远高于当地1.5—1.8吨的平均水平。”

  在贝宁中部,植被从热带雨林向草原过渡,气候非常适宜种植棉花。吴恩记介绍说,他们从国内带来10多个棉花品种,划分区域进行培育,“利用当地资源,用我们的技术来种植棉花,比如我们的滴灌技术实现了棉花种植产量翻一番,争取实现一年两季的目标。”

  贝尔杜特村位于中国专家的棉花试验田附近,这个村子正因中贝农业合作而发生着变化。该村村长伊夫向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感叹道,他们全村一共800人,大多数从事棉花种植,现在有不少人都到中国棉花试验田干活,中国专家的到来让全村面貌有了非常大的改变。“特别是每次到试验田,看到中国专家非常认真、科学地工作,我非常敬佩。”伊夫说,中国专家种的棉花长得特别好,人也易亲近、友善,常常手把手教当地农民。“棉花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相信我们的棉花也可以像试验田里那样长得更好,这样我们村民致富就有希望了。”伊夫憧憬着。

  中国援助贝宁棉花研究专家组一行7人2013年11月到达贝宁时,面对的是丛林深处的荒地,50公顷的土地上到处是石头,平整场地的工作很艰辛。由于天气炎热,每天大家要带上两大瓶水,还是不够喝。驻地离试验田较远,每天得花几个小时在路上。就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中国农业专家硬是在丛林深处开荒出23公顷棉花田,2014年就实现了“当年开荒、当年播种、当年收获棉花”,吴恩记很是欣慰。

  “当地农业生产机械化水平低,由于农民收入低,不敢投入太多,所以我们准备在小型机械推广上下功夫。”吴恩记介绍说,下一步专家组将在周边进行更广泛的种植推广和技术辅导,“把技术传给当地农民,计划明年让当地棉花产量也翻一番,激发他们以更高积极性去种棉花,让当地农民意识到棉花有很高附加值。”

津巴布韦——农业支柱产业靠中国帮助起死回生

  津巴布韦是南部非洲的内陆国,典型的热带草原气候。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成就了当地烟叶的优良品质,津巴布韦烟叶因其独特的芳香和气质享誉全世界。烟草业便成为津巴布韦支柱产业和出口创汇的主要农产品,全国现有10.6万余名注册烟农,占总人口的近1%。

  但本世纪初以来,津巴布韦经济连年下滑,烟叶产量也从2000年的峰值23.6万吨骤跌至不足5万吨。不少西方企业纷纷压缩对津烟草业投资规模。在津烟草业最困难的时候,中国烟草天泽公司应邀进驻,帮助津巴布韦恢复烟草生产。

  凯瑞是天泽公司的第147号农户,可以说他的经历见证了津巴布韦烟草业在中国企业的帮助下走出荆棘,站稳脚跟。

  2005年是津巴布韦经济萧条的困难时期,烟草行业也进入风雨飘摇阶段。凯瑞的农场由于缺乏资金,农耕设备和灌溉系统得不到维护,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再加上西方烟草公司对价格实行打压垄断政策,凯瑞拿到手里的劳动所得还不足以维持家庭日常生计。

  百般无奈下的他,只好找到天泽公司寻求合作。“凯瑞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有种植烟叶的经验和所需的技术。”天泽烟草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恒回忆道,凯瑞的农场有15公顷的烟叶种植园,维护得较好。天泽公司将凯瑞列为重点培养农户,提供资金和设备援助,并全程提供技术指导服务。

  凯瑞的农场逐渐有了起色,大大小小的农耕设备、太阳能发电机、甚至是用于加工烟草的烤房一应俱全。“眼看着农场一天天好转起来,我心里有了底气,干起活来特别带劲,”凯瑞告诉记者。随后的日子里,农场发展越来越快。从2010年至今,凯瑞的烟草种植园规模扩大到250公顷。

  像凯瑞这样的故事在天泽公司里数不胜数,他们认为这些奇迹都是天泽公司创造的。张恒告诉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记者,天泽公司每年都会向合同农户提供约40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统一配送农具、化肥,帮助农户改善耕种条件。“我们还有6支专家队伍,往返于津巴布韦全境,以解决农户在耕种方面遇到的技术问题,”张恒说,“除此之外,在烟草收购价格方面,我们开出的丰厚条件远远超出了西方公司。”

  西方公司长期控制津巴布韦烟叶拍卖市场,每公斤烟叶价格未超过2.99美元。天泽公司来津后,按照市场原则以质论价,烟叶收购价最高达4.99美元,打破了西方跨国公司的垄断,不仅令当地烟农收入增加,种植积极性提高,也提升了自身市场话语权和收购质量,实现了双赢。

  “中国公司给我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不仅让我们农户收益,增加收入,还让我们的国家恢复经济发展。”凯瑞说。

  通过10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天泽公司合同农户由2005年的1户发展到2014年的378户,合同种植面积由26公顷发展到8467公顷,合同收购量由8吨发展到22727吨。在天泽公司的有力推动下,津巴布韦烟叶总产量已从2008年最低谷的4.88万吨增长至2014年的21.7万吨,津巴布韦烟草产量又恢复到了巅峰水平。通过帮助农户发展合同种植,天泽公司还直接或间接地在烟叶产区为本地创造了近2万个就业机会。天泽公司还代表中国烟草从津巴布韦